仙人板板

方博,我先看看你

【昕博】默

文力复健失败

花吐症梗

祝大家情人节快乐

许昕突然觉得有些不适,喉咙痒痒的,于是连忙放下手中的球拍,准备喝口水休息一下。

突然涌起一阵咳意,他咳出了一朵花。

一朵白色的花。

那样的洁白,突然让他的心有点慌。看着他手中的花,他突然就想到了些什么。

也许他是得了花吐症。

传说中一种得不到喜欢的人的吻就会死去的症状。

他看着手中的小花,觉得此刻的自己有些可笑。看啊,许昕,连上天都知道你的感情,可是那个人却怎么都不知道。

也是,也许那个人根本就不喜欢你吧。

看着不远处正和崔庆磊对拉正笑得开心的方博,他深深地低下了头。

然后他又咳出了一朵花,和刚才一样的一朵白色的花。

他把两朵花攥在手心里,然后又拿起球拍,继续去训练。

其实他一直以来就不是一个犹豫不决的人,他也曾想过要找一个时间向方博表白自己的心意,可是最后还是打消念头。

他害怕在他说出一切后,他和方博的关系会改变。原来他觉得,可能方博也是喜欢他的,可是因为方博的一句话,让他的心犹如跌入谷底。

方博说,若是他是女生,最想嫁的人是崔庆磊。

不是他许昕。

训练结束后,看着正在和崔庆磊有说有笑的方博,许昕背起背包,独自一人向食堂的方向走去。

也许这些孤独,会成为陪伴他生命的唯一也是最后的东西吧。







方博不知道为什么,许昕最近对他似乎很冷淡,平时吃饭的时候也不再和自己一桌,训练结束之后也不再和他一起回宿舍。

许昕在躲他。

方博有点讨厌这样的认知,因为在他的记忆里,许昕一直都是一个像是永不熄灭的小太阳,和自己的相处也总是互怼互损,但他能明白自己心中的苦和痛。

他能明白自己的梦想,他能明白自己的一切。

他会在自己低谷的时候鼓励自己,他会在自己走出低谷时说出你是世界第一博这样毫不犹豫的肯定。

可唯独有一样东西许昕不能明白,那就是自己的感情。

他害怕若是他说出来,他们的关系便不复如初。也许他们现在这样会更好。

他敲了敲许昕宿舍的门,想要问清楚他到底怎么了。他不喜欢许昕的冷漠疏离,他不喜欢这种不清不楚的感觉。

可是没人回应。他明明看见许昕自己一个人吃完饭后就走向宿舍的路,那他去哪里了呢?

又是一阵咳意。

许昕又咳出了一朵白色的花,可是这次的花却夹杂着一丝丝血丝。

他想,他是不是离死亡更近了呢?

他查过,那些他咳出来的花,叫做玛格丽特木春菊,一种花语为暗恋的花。

像他的感情一样,只能在岁月的洗涤中慢慢消逝,永远不会有被人知晓的一天。

“大昕,你在这干什么呢?训练快开始了。”马龙推开宿舍的门,然后就看见脸色苍白的许昕,以及他手中一朵带着血丝的花。

许昕一见马龙,就赶紧把花藏起来,想要掩饰这一切,可是又是一股咳意涌来,他又咳出了几朵带有血丝的花。

他看着马龙望向他的眼神逐渐变得严肃,于是他张嘴想要解释什么:“师兄,我……”

马龙看着眼前的这一切,突然就明白了几分:“大昕,你老实跟我说,你喜欢的是谁?”

许昕愣了一愣,然后扯出一个无奈的笑:“师兄,我喜欢谁都不要紧了,他不喜欢我。”

得到喜欢的人的吻是他唯一的机会,可是只要想到方博说的那句想嫁给崔庆磊的话,他就明白他已经失去了被救赎的机会。

所以这份喜欢,也不重要了。

马龙突然就激动了起来:“许昕!你知道这有多重要吗?如果你不说出来,你会死的!你说吧,是谁,我去找他。”

肺部涌来撕裂般的疼痛,这种痛苦让他咳出更多的带着血丝的花。他强忍住疼痛,脸色苍白的说:“不……师兄,不要找他,他有喜欢的人了。”

这让本来有些激动的马龙突然就安静下来,他也没想到事情会是这样的:“许昕,我不会让你死的。你告诉我,或者事情还有转圜的余地呢!”

许昕刚想开口,可是那种撕裂般的疼痛让他不能发出声音,他只能咬住自己的嘴唇,以此来克制自己的痛楚。

但他知道,心里的痛楚远远比身体所受到的更能击倒他。

马龙见他不说话,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把他扶到床上休息。

许昕常年在队里训练,和外界的人接触减少,他喜欢的人多数是队里的。马龙决定要找到那个人,帮许昕问清楚。

许昕躺在床上,望着从台灯上射出来的惨淡的光线,眼前是越来越模糊了,胸中痛意更甚,他想,他一定是要走到生命尽头了。

虽然眼前是越来越模糊,可是他心里是越来越清明了。此刻他心心念念的,都是一个人。

他后悔没有和那个人说出自己的心意,他后悔没有叮嘱他以后一定要注意自己的身体,一定要照顾好他的手腕和胃。

他后悔自己没能在他身边多陪他一段时间,没能陪他见证他更大的成功。

可是没关系,也许他走了之后,这些事情会由崔庆磊替他做好的。

他笑了笑,眼前一片光怪陆离,他却在心灰意冷之下任由自己沉沦。

他真的太累了,想要这样睡下去了。

可是突然耳边就听见有人在喊他:“许昕!许昕!我来了!你别走!”

那把声音很熟悉,是他心心念念的人,方博。

正当他准备沉沉睡去时,他感觉到唇上一片湿润。

这份沉默得深不见底的爱意,终于有了最终的答案。



“所以你为什么说想嫁给崔庆磊?”许昕从背后抱着方博,在他耳边问道。

旁边的崔庆磊暗暗捂住自己的眼睛,以免被这对小情侣辣瞎。

许昕低沉浑厚的声音响在耳边,方博的耳根慢慢就变红了。

他转过身,回抱着许昕:“那是如果我是女孩子的时候我才会这样回答嘛!可我不会变成女生啊。”

“我不管,不管什么时候,你的回答一定要是我。”

“昕哥,我最爱你,行了吧?”方博看着吃醋吃得飞起的小青蟒,没好气的说。

“这还差不多。”听到满意的答复,他低下头,找到方小圆脸的唇,深深地吻下去。

旁边正在训练的以崔庆磊为首的一群队友默默的捂住了耳朵,心里不约而同的想:好一对辣眼睛辣耳朵的情侣。

评论(8)

热度(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