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人板板

方博,我先看看你

【云次方】他和寒冬

依然流水千字短打

校园爱情




  郑云龙到北京来那么久,依然无法忍受北京的天气,就像现在。

  雪已经把整条路染上银霜,雪花一片片的掉落在郑云龙不长不短的头发上,他觉得一阵阵凉,心里忍不住又咒骂了一句。

  风一阵阵吹着,他裹紧了身上的风衣,一深一浅的踩在雪地上,赶紧往宿舍里走。他低着头,也没往前看,只是心里不断咒骂着北京的天气,噢,还连带着骂上了当时选择来北京读书的自己。

  然后一个人站在他面前,他感觉到那个人为他打了一把伞,他抬头一看,是裹得严严实实的阿云嘎。

  “大龙,跟我回去吧。”他看向郑云龙那双暗藏星海的眼睛。

  郑云龙扭过头,走出他的伞外,向反方向走。

  阿云嘎也不知道他在闹什么别扭,他们原来还在课室里跟其他系的同学聊的好好的,他就自己把东西收好跑出去了。

  现在也是,这么冷的天只穿了件薄薄的风衣,还不跟他回去,真不知道他是怎么了。

  “别跟着老子,老子不是小孩子。”他加快了速度,想要甩掉跟在他身后的阿云嘎。

  阿云嘎觉得有些好笑,他现在气呼呼的样子,比小孩子还要小孩子。

  看着他上扬的嘴角,郑云龙更加生气了。谁还不是个暴躁老哥了,感情是他一直在阿云嘎太正常了,以至于到了今天他的脾气才爆发。

  “不是……大龙,我说你生我气我也得知道缘由啊,你先跟我回去,我们再慢慢说。”天气太冷了,而郑云龙穿的太少了,这样很容易感冒。

  我为什么生气你还不知道?郑云龙停下脚步,雪纷纷扬扬的落在他的头上,又慢慢化成水,凝在他的发上。

  他记得阿云嘎刚来这里的时候,连普通话都说不利索,但阿云嘎的能力实在太强,甚至他都不明白阿云嘎为什么还要来上学。

  而自己呢,专业课门门垫底,他都萌生要退学的想法了。

  而阿云嘎作为班长,每天以身作则,早早的起来练功。他们很快的就达成了一个约定,他教阿云嘎说普通话,阿云嘎带他练功。

  可是他教他说普通话,不是为了让他和隔壁舞系小姑娘聊天的。而且看着他对着那群小姑娘笑,他就不爽。

  笑得太开了吧。跟自己在一起的时候怎么没见他这么笑过。

  “大龙,别闹了,看我的手都快冻僵了。”

  他回过头,对上那个眨着眼睛无辜的看向他的阿云嘎,叹了口气,说:“你以后不许跟他们聊的这么起劲,不许对他们笑的那么开。”

  他不能开口去讲出自己的那些小心思,但他不知道其实阿云嘎都知道。

  阿云嘎一直在等他讲出那句话,可是他的暴躁爱人唯独在这件事上有出奇的忍耐力。

  他笑了笑,继续逗他:“为什么呀?照你这么说,我就不能交女朋友了。你是不是喜欢我,所以才吃醋啊?”

  郑云龙觉得脸有些热,他别过头去为自己狡辩:“谁吃醋了。”

  “是是是,你没有。那我把伞给你吧,我还有事情要跟他们聊。”然后他装作要走,但眼睛却一直盯着郑云龙,看他的反应。

  “你敢!不许走!”郑云龙的脾气又上来了。

  然后他被拥入一个温暖的怀抱里,那个人还一下一下的抚摸他的背,来安抚这个暴躁的爱人。

  既然他不愿意说,那就自己来说吧,阿云嘎想,他的爱人,有这点小脾气更可爱。

  “大龙,说一句喜欢我就这么难?既然你不说,我就抢先了。”

  “郑云龙,我喜欢你。”

  郑云龙能感受得到因为说话阿云嘎的胸腔的震动。以及他那强而有力的心跳。

  北京的冬天太冷了,可是他的怀抱真暖。他忍不住环紧双臂,跟他贴的更近。

  

  

  

  

  

  “嘎子,我冷。”

  “叫你穿那么少,耍帅不成就耍小脾气。”

  阿云嘎最后还是叹了一口气,把郑云龙的手放入自己大衣的口袋里,然后在口袋里和他十指相扣。

  郑云龙笑了,他还是赢了。

  两人打着伞,一起走在寒冬的校园校道上。

  

  

  

  

  

  

  


评论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