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人板板

方博,我先看看你

【xb】我害怕

这是一篇写了将近一年的文,断断续续,最后只能烂尾收场。
悲惨事实证明写文不能拖。
会有番外的,一年前我在故事构想上想了很多,但最终只能草草结尾。
全文15000w+,希望你们会喜欢。






         机场总是聚集着世人的悲欢离合,有恋人跨越千里来赴爱情之约,有母子跨越障碍得以重聚,机场总是那么热闹,充满着离别之苦和重聚之喜。
  可是方博只有孤身一人,似乎与这机场里的一切格格不入。
  直到如今真真切切的踏在祖国的土地上,他才发现祖国里的一切是那么值得怀念。他突然间就想起,七年前他离开这里的时候,也曾站在机场这样俯瞰着这座城市的景色。
  可是那一年只有决绝与失落,只有众叛亲离的苦痛和伤痕累累的心。
  他也记得七年前他曾立下誓言,不会再踏入这座城市一步,可是如今因为学术交流,他不得不再回来。
  再回来这个有那个人的城市,再投入那些不堪回首的陈年往事中。
  他拿出了手机,拨通了一个陌生又熟悉的号码:“师兄,我是方博。我回国了,你能来机场吗?”
  张继科看到方博的时候,方博正斜靠在机场围栏上玩着手机。许久未见,方博似乎脱去了幼稚青涩,披上了一层成熟稳重,整个人瘦了一圈,只是还是有张与年龄不相符合的圆脸。
  张继科走上前去,拍了拍方博的肩,向他笑了笑,然后两人拥抱了一下。方博看着没怎么变样的师兄,无奈的笑了笑:“师兄,本来我也不想麻烦你的,只是我这那么多年没回来了,也不太认识路了,我也没有什么可以联系的人了,所以……”
  张继科也明白当年方博的感受,然后又上手呼噜了一下他的脑袋:“瞎说什么呢!你回来还不想找我,你还有没有把我这个师兄放在眼里了?”
  这样亲昵的举动让方博愣了一愣,仿佛又回到了少年时期,四个人在大学里说说笑笑的走向饭堂,张继科总是会呼噜一把他的头发,然后那个人就会打掉张继科的手。
  只是,那些都已经过去了。在异国他乡的日子里,方博也学会了所有事情一个人承受,他已经足够强大,不会再有人像张继科那样摸摸他的头,表面上欺负他实际上愿意为他两肋插刀。
  “你……和龙哥怎么样了?还好吗?”方博小心翼翼的问。
  “我们啊,还不是那样,反正总是要在一起的。他离不开我,我也离不开他,哪怕我们相隔再远,也总会重聚的。”
  方博明白他话里的意思:“我挺羡慕你们的。”张继科刚想开口说你要是愿意,你也可以的,然后他就看到了方博手指上的钻戒。
  他心里不禁有些唏嘘。方博却是笑了:“师兄,我好不容易回来一趟,你是不是要请我吃饭啊?”
  张继科随即搂着他的肩膀,边走边说:“行了行了,你龙哥正在家里做饭呢,就等你了。”
  “那行,走吧走吧,好久没见到龙哥了。”于是两人就说说笑笑的上了车,准备到张继科家里去。
  张继科趁方博往车上放行李的时候,拿出手机发了条短信:方博回国了。
  很快就收到了回复:我知道了。
  刚刚打开家门,马龙就站在门口给了方博一个拥抱:“好久不见,方博。”方博也笑着,回抱了马龙。
  旁边的张继科似是有些不乐意了:“龙,我也好几个小时没有见到你了……”然后也抱了抱马龙,马龙突然就红了脸:“你干什么呢继科儿,方博还在呢!”
  张继科撇了旁边被辣眼睛的方博:“以前他被我们喂狗粮喂的还少吗?他不会在意的。”
  旁边的方博默默捂着自己的眼睛:“没眼看你们。”
  等马龙布好了饭桌,三个人像从前一样坐在饭桌上有搭没搭的聊着天。
  马龙看着方博手中的钻戒,不禁愣了愣,连方博叫他都没听清。
  张继科就开口问方博:“你这次回来打算待多久?还走吗?”方博随口答着:“这次就是回来做个学术交流,大概一个星期左右,之后就回去了。”
  马龙又问:“那你找到地方住了么?要不就住在我们家吧。”要是方博能住在这里,说不定许昕能和他把话说开,那么他们还有机会。
  可是方博拒绝了:“我已经订好了酒店了,只是这么多年没回来,都不认识路了,还要麻烦师兄待会送我回去。”
  他害怕在这里再待久些,会听见他们不经意的提起那个人的消息。
  他害怕好不容易撕掉的痂,会再次被人翻起,让他鲜血淋漓。
  马龙听了,只好不再说话。
  一顿饭倒也吃得安安稳稳,也许是许久没有接触到地道的中国菜了,方博吃得津津有味。
  吃完饭之后,张继科开车送方博到酒店。看着车窗外的灯红酒绿,方博的心里突然泛起一阵酸。
  张继科在前面专心的开车,看见车后座的方博闭起了眼,还以为他睡着了,顺手把音响音量调小了,没想到半晌后,突然听到方博问:“他……过的好吗?”
  张继科笑了笑:“还以为你不会问他呢!你觉得走之后,他过的会好吗?”
  “过的好不好那也是他自己的事情,这么多年来我也倒明白了一个道理。”
  “什么?”
  “有些人只可以陪你走人生的某一段,走完之后,总是要分开的。剩下的路,你得自己一个人走。许昕当年选择不相信我,那么我们这一段,也就到头了。”
  张继科想要张嘴,可看见方博又闭起了眼睛,就不再说话了。
  送走张继科后,方博整个人摊在酒店的床上,享受着难得一刻的安宁。
  突然他听到了一阵敲门声,本以为是张继科,他笑着打开了门,然后就被来人猝不及防的抱住。
  那人用唇堵住了他的唇,轻易的撬开他的牙关,想要像更深的地方攫取。
  就像方博当年把他的心全部带走一样。
  方博狠狠的咬了那人的嘴唇,把他推开之后往他脸上扇了一巴掌,那人估计也没预料到,捂着脸看着他,想要开口:“博儿……我……”
  脸上火辣辣的,可终究抵不上心上的痛。许昕走上前去,想要拉住方博的手,却被方博无情的甩开。
  “许昕,别喊我名字。以前的那个方博,在七年前就已经死了。别让我看不起你。”方博正在气头上,冷冷的开口。
  “对不起。当年的事,我不该不相信你的,你能不能给我一次机会……”许昕还想要开口说着什么,被方博打断了:“不是所有的对不起,都能换来一句没关系的。”
  方博抬头,正对上许昕通红的双眼,那眼里透着一丝委屈,他突然就想起了七年前的自己,也像现在这样,拼命的想让他相信自己,可是却换来了他的一句:“我们还是先分开冷静一下吧。”
  也是他的这一句话,和这些令人烦心的事,让自己独自走向异国他乡,再也不愿回来。
  气氛突然就冷寂下来,方博低着头,许昕红着眼想要像以前一样摸上他的发,但最终还是停住了手:“对不起,是我唐突了,你好好休息吧。”
  看着他低着头一步步远离,方博突然就觉得很疲惫了。他最不想见到的就是许昕,最害怕的就是这种场面。
  重新躺在床上,翻来覆去,也许是时差没有倒过来,还是睡不着。方博估摸着那边的时间,发了条微信:“在吗?”
  那边周雨很快就拨了个微信通话过来:“怎么了方博,这个时间国内应该很晚了吧?”
  “我……我看见许昕了。”
  “那……你打算怎么办?”
  “不知道。我刚刚扇了他一巴掌。”
  “卧槽!方博,你也太狠了吧。”那边的周雨倒吸了凉气,抱紧了坐在旁边的樊振东,然后又开口说:“我相信你可以处理好的。早知道这次学术交流我就应该代替你回来了。”
  方博倒也是笑了笑:“我要是找你去你家小胖不得恨死我把你们分开。”
  “我可跟你讲啊,那戒指你可得保管好了,不要弄丢了。”
  “行了行了。小胖在你旁边吧,就不打扰你了。”
  “好像说的你现在不是打扰我和小胖二人世界似的……早些搞定学术交流就早点回来吧,别想那些破事了。”周雨有些隐隐的预感,有点不安的说。
  他还记得那年好久不联系的方博打了电话过来,问能不能到他这儿来散散心,结果就留在这里了。
  好不容易方博才走了出来,他可不希望自己的兄弟再次投身苦海。
  樊振东帮正在发呆的周雨挂了电话,又把怀里的人抱着亲了亲,周雨才回过神来。
  张继科和马龙赶到酒吧的时候,许昕的面前已经放了好几个空酒瓶了。
  马龙抢下许昕手上的那瓶酒,皱起眉头:“大昕,别再喝了。”然后他又发现了许昕红肿的脸颊,还有血迹尚未干涸的嘴唇,又问:“你这……怎么搞的?”
  张继科在旁边缓缓的开口:“不用问,还有谁啊?我师弟出手果然不减当年。”
  许昕低着头,在朦胧的灯光下看不清他的样子,只听见他的声音:“你们说,方博要怎样才肯原谅我?”
  张继科摆摆手,把手搭在许昕肩上:“许昕,方博已经不是以前的方博了,而且……”
  他似乎已经结婚了。
  他不敢再说下去,他怕许昕会更加难过。
  许昕痛苦的闭了闭眼,自从方博走后,他无时无刻不在后悔当时自己的行为,自从知道方博与马龙他们开始联系后,他甚至多次买好了机票想去找他,可是最后还是放弃了。
  以前他明明可以把持得很好,可是一听说方博回来了他就无法把持了。
  所以才有了现在这副模样。
  可是他如今的痛,只怕远不及方博当年的痛苦吧。他实在是无法想象,当年的方博是有多绝望,才抛下这一切不肯再回来。
  记得热恋的时候方博用那双暗藏星星的眼睛看着他,对他说:“许昕,以后不管发生什么事,你一定要相信我啊。因为……我只有你。”
  那时候他只是一笑,不可置否。可是他现在才意识到,其实那个时候的方博,把一切的信任都交给自己,是因为他对自己的感情。
  可是自己最后却在别人的挑拨下选择质疑,那个时候的方博还是多么无助。
  所以,有今天这样的结果,倒也是自己活该。
  这一夜,注定所有人都不得安生。
  其实若不是为了学术研究,方博是怎么也不会踏入这座大学。
  他害怕了。
  这座大学里都是那个人的踪迹,是他在课室门口等待自己,是他牵着自己的手在夜里漫步校园,是他打篮球的肆意张扬,是他看向自己的温柔深情。
  可是总是要面对的,当年的委屈终于能换回今天的趾高气扬。
  看着在校道上并肩而立的学生,方博就想到了那年他们四个人一起走向食堂嘻笑打闹的场景。
  原来他们都长大了。
  还是下意识的走向那棵香樟树,那里拥有着他和许昕的回忆,记得从前许昕总是站在那里等他下课,他总是会在下课后火速奔向那里,许昕就会把他抱住。
  离那棵树已经越来越近了,岁月并没有在那棵树上留下什么印记,那棵树还是以往的葱茏挺拔,但是岁月已经改变了在那里等待的那些人了。
  隐隐约约方博看见有个人影站在树下,等他走近,那人也回过头来看他。
  那个人身形挺拔,站在树下与树似乎融为一体,只是那人身上似乎透着一丝悲伤。
  是许昕。
  
  
  
  
  
  
  虽然方博是个孤儿,可是方博从来都不因为这个而自卑。因为他始终觉得,他一直以来都很幸福。
  他有从小一起长大的挚友周雨,也有护他左右的哥哥张继科,所以从小他就觉得,自己一直过的很好。
  就连他自己,从小到大,都是别人羡慕的对象。
  他有过人的能力,但是并不张扬,他有豁达大方的心境,也有在熟人面前的可爱迷糊。虽然这些他并不自知,可是与他相处过的人都觉得,方博有种莫名的亲和力。
  可是此刻方博站在机场内,却感到一阵孤独。他本来以为,他和周雨张继科三个人会一直相互扶持,没想到先离开的竟然是周雨。
  周雨笑着看他,他的眼睛有点红了:“周雨你个重色轻友的,怎么就和小胖远走高飞了?”
  周雨抱了抱他:“对不起啊……什么时候才能再见。
  周雨拍了拍他的肩膀:“博哥,以后出了什么事情,你可以过来找我,我和小胖会永远欢迎你的。”
  听见这话,方博笑了:“行了,只怕小胖不会欢迎我这个电灯泡吧。”
  机场的广播已经开始提醒他们登机了,在一旁的樊振东把周雨搂过来,说:“博哥,你放心,我一定会照顾好雨哥的。”
  方博还是有点舍不得,红着眼睛冲上前去抱了抱周雨,才放他去登机。
  目送着周雨离去的背影,旁边的张继科淡淡的说:“走吧,方博,带你见个人。”
  方博到了才知道,张继科要带他见的人是马龙,M大的学生会主席。他更惊讶的是,马龙竟然是他哥从高中开始就心心念念的人。
  他也没想到平时一脸严肃的马龙,在他哥面前竟然是这样一个样子。张继科笑着牵起马龙的手说:“龙,方博也算是我亲人,你连我家人都见过了,那等毕业了我们就结婚吧。”
  方博看着马龙的脸突然就红了,像颗烂熟的番茄。在为张继科开心的同时他突然就有点失落,周雨已经和樊振东远走高飞了,张继科也有马龙陪伴左右,可是自己呢?却是孤身一人。
  也许是从小就没有父母,所以他的内心深处,总是对于陪伴有种莫名其妙的渴望。
  也就是这时候,他认识了许昕。
  初见许昕那天是一个阳光明媚的周末,张继科因为要和马龙去数学建模比赛所以没办法和他一起吃饭,可是那天偏偏又是方博的生日,所以马龙提议让他的师弟许昕陪方博出去庆祝。
  说是生日,其实也不过是方博到达福利院的日子罢了,实际上的生日,估计这世上没有一个人会知道吧。
  方博下课之后就接到许昕的电话,许昕低沉浑厚的声音像是一支精致的鼓棒,在他心上敲起叮叮咚咚的乐点,电话那头的许昕说:“方博,我在那棵香樟树下等你。”
  于是方博便急冲冲的跑向那棵香樟树,还未走近,就看见那树下站着一个人,阳光透过树影照在他身上,影影绰绰的,那个人低着头,那些斑斑驳驳的光显现在他的眼镜上,方博并不能真切地看清他的样子。
  倒是那人抬起头了,朝他大步走来。他就像是散发着无尽光芒的太阳,在那一刻照进方博的心。
  接下来两人倒很是聊的来,许昕这人生性开朗,讲话倒也是风趣幽默,总是能把不太爱说话的方博逗的呵呵直笑。
  以后许昕就理直气壮的进入了方博的世界,也融入了他们的圈子里,方博当电灯泡的日子终于过去了,因为许昕总是会陪着他一起去食堂吃饭,去图书馆自修。
  也许,两个人的情愫在那个时候起就已经暗生了吧。反正在张继科和马龙的撮合下,他们也很顺理成章的走到一块。
  可是似乎谁也不愿意捅破那层窗户纸。
  最后许昕在表白的时候花了一番心思,本来准备了好几天的惊喜却因为方博有课而不得不取消。最后方博下课的时候,看见了站在香樟树下已经满头是汗不知等待了多久的许昕。
  他皱起眉头:“许昕你是不是傻呀?不是叫你别等了吗?”他心疼等在树下的许昕,以往都是许昕在等他,可是如今他对许昕的感情也有了变化,所以他不想让许昕一直等待。
  透过眼镜,许昕看见方博眼睛里的神采,他笑了笑,说:“方博儿,你知道原来我约你到电影院是干什么吗?”方博摇头,只听得许昕回答:“我是要向你表白的,我还准备了好久,没想到你这傻瓜居然忘记自己今天有课。”
  方博猛然抬头,睁大眼睛看着眼前笑意吟吟的人:“你说……什么?”
  许昕看着眼前睁大眼睛的小圆脸,清了清嗓子:“方博,现在没有惊喜啦。可是我还是想要问你,要不要和我在一起?以后我一定当个好男友,和你一起辣瞎老张的眼睛。”
  说到张继科和马龙这一对的粘腻,方博噗嗤一声就笑了,许昕又说:“怎么样,方博,和我在一起吧。”
  方博看着许昕期待的眼神,点了点头。
  许昕笑得更欢了,抱着他就在香樟树下大声喊:“方博是许昕的人啦!”方博的脸更红了,他拍了拍许昕:“谁是你的人了?博哥可是高富帅。”
  “高富帅就高富帅,反正你在我心里是小可爱。”许昕把方博紧紧的抱住,他的声音在方博耳畔响起,泛起方博心中的涟漪。
  他们紧紧拥抱,听见彼此如鼓点般的心跳声,他们的拥抱如此用力,像是要把对方糅合在自己的骨血里。
  方博一直以来孤独的心,在此刻,被许昕的拥抱填满了。
  终于也能有人陪伴在他身旁了。
  两个人在一起的事情迅速传遍了整个校园。许昕是学校里的风云人物,方博是个妥妥的学霸,像是八竿子也打不着的两个人居然走到一起,真是让人震惊。
  许昕牵着方博的手,方博看着来来往往的女生妒忌的眼神,笑着说:“你看嘛!你的仰慕者要瞪死我了!”
  许昕摸了摸他的头,笑着说:“那就让他们瞪着呗!你拥有全学校最好的男朋友,他们妒忌是很正常嘛!对吧,小可爱?”
  “许瞎子你快滚。”
  那个时候的他们每天嘻笑打闹,每天混在这种浓情蜜意之中,和所有普通的小情侣一样,每天都在校园里腻腻歪歪,连马龙和张继科都大喊受不了。
  然后他们会击个掌相视一笑,笑着嗫嚅马龙终于辣了他们的眼睛一回。
  那个时候的方博,大概也没有想到后来会是这个样子吧。
  许昕的确是个称职的男友,他会在方博专心准备考试的时候给他打好饭,会先到图书馆替方博占位,会在方博累的时候带他出去走走。
  记得那个时候他们最喜欢在晚上,坐在学校的香樟树下,透过那些被风吹的沙沙作响的树叶,望向那一轮皎洁的月。
  即便是后来到了国外,在不同地方看见月亮,方博依然觉得在校园里看到的月亮最美。
  月亮就像那个时候的他们一样圆满。
  他们的感情甜蜜期也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后来许昕想,至少他还可以拥有那样一段回忆,那样一段实实在在的拥有着的回忆,总是好的。
  他们的关系发生转变也是在方博发现许昕的好友张奕喜欢许昕开始的。张奕和方博同系,但却和许昕同宿舍,方博和许昕在一起之后,许昕就把他带出来和他宿舍里的人一起吃饭,那个时候张奕就在饭桌上。
  方博对张奕实则也没有太多关注,张奕也是个安静不出众的人,和方博许昕截然不同。方博当时还很好奇,为什么许昕和张奕可以玩到一起去。
  发现张奕喜欢许昕也是在一个偶然的机会下,在张煜东和他有一次偶然经过许昕宿舍去找许昕,许昕不在,然后就听到张奕朋友和他的谈话。
  但是方博当时也并不是很在意,因为以许昕的性格,真的让人讨厌不起来,所以学校里也有众多倾慕者。可是方博只是担心,许昕知道后会不会觉得困扰,毕竟这是他多年的兄弟。所以他想了想,还是先不要告诉许昕吧,先提醒一下。
  可是没有想到这种心软和略带一点能够击败张奕的自信,最终让他和许昕分开。
  后来方博提醒许昕,有没有觉得周围的人对他有些异样。许昕只是摇摇头,笑着说:“周围的人都是兄弟,怎么会对我有什么异样呢?你这是关心则乱了吧。”
  “许昕,若是我和你的朋友有矛盾,你会选谁呢?”方博小心翼翼的问。
  许昕摸了摸他的头,说:“你怎么也跟那些小女生一样了?博儿,他们都很喜欢你的,不会和你有矛盾。”许昕这种模凌两可的回答让方博的心不由得一紧。
  可是方博又觉得自己有这种想法未免太过矫情,可是又害怕,害怕他的许昕会离开他,害怕自己又陷入无穷无尽的孤独之中。
  许昕笑着抱了抱他,希望能用拥抱缓解他的不安。方博也慢慢的平静下来,觉得也是自己想多了,因为他所了解的张奕,不像是个这样的人。
  可是事实却证明,张奕比他想的更可怕,从他打电话给方博约见面开始。
  那个时候方博正在准备辩论赛,许昕也正在准备他的数学建模比赛,所以那段时间两人很少见面,甚至是打电话因为忙碌也只能说上两句。
  所以张奕约方博见面的时候,方博倒是有些意外,却又并不意外,他也希望能找张奕谈一谈。
  到达咖啡厅的时候张奕似乎已经到达了很久,他笑了笑,和无数次方博看见他的时候一样,一样的温温和和的对方博说:“博哥你来了,坐。”
  方博坐下之后,张奕说:“博哥,你应该已经知道我喜欢许昕的事了吧。”方博点点头,刚想说话,他就继续开口了:“博哥,我也不隐瞒了,你放手吧。”
  方博一时间有点错愕:“……什么?”他没想到张奕竟然会说出这种话,这么直接了当的让自己放手。
  “博哥,你要是为了许昕好,就分手吧,我们两个人之间,总要有人放手的,不然对我们三个都不好。”
  方博的脸色因着张奕的话已经变了又变,张奕的说法像是自己才是破坏他们感情的第三者,方博向来不是好欺负的人,便张嘴怼了回去:“张奕,要放手的是你吧?毕竟我才是他名正言顺的伴侣,而你只是一个只能站在他背后连喜欢都不敢说出来的人。”
  方博本以为以张奕的性格能说出这些话已是极限,但没想到张奕接下来的话才更像是一把利剑:“方博,你觉得你和许昕这样的感情能抵得过我们之间的情分吗?”
  方博想张嘴说些什么,可是他不能。因为他清楚的知道,像许昕那样一个重情重义的人,也许不会为了自己而放弃这么多年一起长大的朋友。
  何况他们能在一起,也是一场机缘巧合罢了。
  可是后来方博才知道,原来所有的机缘巧合,不过是出于自己的不自信。若是他当时能再坚定一点,说不定也不会是那样一个下场。
  而此刻,他只能听着张奕得意洋洋的说:“所以,你放手吧。这么多年了,我看着许昕谈过那么多对象,可是能长久的却没有几个。你,也只是其中之一罢了。”
  “若是你不信,我们可以试试看。我既然可以处理许昕之前的对象,也可以处理你。”张奕看起来胸有成竹,甚至是有些洋洋得意。
  “许昕大概没有跟你讲过吧,其实他家里人很介意跟他交往的人的家世。你是聪明人,有些话不用我说你也会明白。”
  他是孤儿,想必许昕的父母不会喜欢。
  从前他从来没有认为这样的身世对他来说是个负担,这是第一次,他感到无所适从。
  方博的眼睛里突然就没有了往日盛气凌人的神采,张奕此行的目的已经达到,他微微一笑,恢复成了在众人面前的腼腆模样,离开了咖啡馆。
  “博儿,怎么啦,你怎么今天神不在焉的?”许昕从背后抱住方博,试图唤回正在走神的他。
  “没事……只是最近忙着论文的事情,有点累。”方博犹豫再三,还是选择隐瞒关于张奕的事。
  其实他也并不清楚,许昕到底是会相信自己还是会相信张奕。
  “许昕,问你个问题,你的父母会支持你和一个身世复杂的孤儿谈恋爱吗?”
  “怎么这么问?这么快就想见家长啊?”许昕笑了笑,揉了揉方博的头发。
  “这么讲吧……其实我也没有把握我的父母会不会接受你,可是我的人生大事也不能由我的父母决定吧。何况你这么优秀,他们会同意的。”
  “毕竟你是我的明珠,他们也一定会看到你的光芒。”许昕看向方博眼底,尽是一片深情。
  方博因着突如其来的告白红了脸,那些话语一丝丝的渗入他的心,然后由氤氲开来。
  这个人总能找到他心里的缺口,然后温柔的一点点补上,大概这就是自己喜欢他的理由吧。
  说自己是他的明珠,倒不如说他是自己的太阳。
  “你这人还真是……”方博别过了头。
  许昕将方博这些小举动收入眼中,方博的可爱之处就蕴藏在这些细微处中。
  “好啦,不许再担心了。难道你对自己这么没有信心吗?不管是在你的学业上还是我们的爱情上。”然后许昕像是突然想起什么,把方博的头转过来,“对了,后天我和张奕一起去上海参加数学建模比赛,大概这半个月都不在学校,别太想我。”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他要和张奕一起去。其实方博并不是对自己没有信心,他只是觉得张奕这样的人太可怕,而且张奕和自己同系,不管方博怎样努力去遗忘张奕对自己说的话,可是还是忌惮他。
  “行吧,你放心去吧。”方博也明白许昕不可能时时刻刻和他一起,包括自己也不是那种爱情至上的人。
  “谁让你当时不报啊?要是你报了,我们就可以一起去了。”
  “那个时候不是还没认识你吗,而且我还忙着学生会的事情。”
  “行吧。你记得每天按时吃饭,别光顾着论文了。你的胃不好,我走之后就没人督促你吃饭了,自己注意些。”
  “行了许昕,我这交的是男朋友还是多认了一个妈啊?”方博觉得无奈。
  “你这会就在这贫嘴,不管怎样,你自己知道我的话就好。”
  因为两人都很忙,所以这次难得的相见就这样结束了。
  过了几天,方博就看到许昕发在朋友圈里的动态:一切准备就绪,为了冠军,我们再出发!配图是建模队的合影,他和张奕笑得璀璨,张奕的手搭在他的肩膀上。
  在许昕看来这只是兄弟间普通的动作,但在方博看来,这其中多了一份挑衅的意味。
  张奕在警告自己,他和许昕这么亲密。
  更可怕的是,张奕的挑衅成功了,他开始介意为什么能陪着许昕成长的人不是自己。
  有一些什么东西涌入心里,然后在不断翻涌,上升,都涌入脑袋里,在那里似是爆炸,让他感觉到窒息。
  他当即就被这种感觉惊吓到,并且在这种冲动下当即就拨通了电话。
  “博儿,怎么这时候打电话过来?”许昕的声音隐隐透露出疲倦。
  方博咬着牙,红着眼睛开口:“许昕,你是不是真的喜欢我?”
  “当然……不对,你今天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吗?”许昕的声音里添了一丝丝疑惑。
  “那就答应我,以后不要跟张奕来往。”
  “这……我跟张奕从小一起长大,他一直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不能答应你这件事。不对,你听谁说些什么了?”
  “我知道张奕的性格和你可能不太合得来,但是我保证,张奕不是你听说的那种人。”
  这不是方博想要的回答,而方博本就是看着柔软实则强势的人,也许是因为年轻气盛,他对于许昕的态度十分不满:“他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我自己会用眼睛看。许昕,你相信我,他不是你看到的那样温和。”
  “方博,你今天到底怎么了?难道我跟他这么多年的朋友,他一直都是在骗我吗?”
  “难道不是吗?所以你的意思是,若是在我和他之间选一个,你会选他对吗?”方博冷冷发问。
  许昕沉默了一阵,正想开口解释,就被方博挂断了电话。
  
  
  
  
  
  方博看向站在树下的人,却不敢靠近了。
  他害怕了自己好不容易下定的决心会被动摇,原本风平浪静的生活会再次被搅乱。
  可是许昕却发现了他,他在阳光下一步步向方博走去。方博发现那天在他嘴唇上留下的伤口已经开始结痂。
  “研讨会开完了?”许昕此刻的表情很平静,跟那天失控的他是截然不同的。
  “你有病吧许昕,怎么老跟着我?”方博没好气的说。
  “那就当我有病吧。方博,我们聊聊吧。”方博敏锐的发现许昕话里对他的称呼已经改变。
  “我跟你没什么好聊的,既然那么多年前都分手了,那就好聚好散吧。你清楚我的性格,既然是讨厌,那就是讨厌到底了。”
  方博抬头,看着那棵树,那些光与影,终究是融入了树叶中,化为一抹抹绿。
  许昕试图从方博的眼睛里看出一丝丝的留恋和惋惜,甚至是一点点爱意,可是他竟不能够。
  他低下头,不让方博看见自己泛红的眼睛。
  方博还是和许昕坐在了咖啡馆里,两人一时静默无语。
  还是许昕打破了沉默:“你……这些年过的好吗?”
  “挺好的。可能是脱离了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这些年活的很轻松。”
  天知道他花了多少时间才走出来,又能这么心平气和的跟许昕说话。
  他拿起面前的意式浓缩,然后许昕眼尖的发现了在他右手无名指上的戒指。
  心脏仿佛在那一刻停止了跳动。许昕有些晦涩的开口:“你……结婚了?”
  方博愣了一愣,才发现是许昕看见了戒指。
  然后他笑着说:“是啊,我结婚了。所以你也不要把时间浪费在我身上了,其实身边也有很多对你好的人,比如张奕。”
  “他其实是很喜欢你的,不要辜负了他十几年的等待,你不祝我一句结婚快乐吗?”
  这句话像一支箭,穿透了许昕的心。他会因疼痛而不断挣扎,最终却不得不放弃。
  “方博,若是没有感情,所有的仁慈都是残忍。”他几乎没有办法,艰难的开口:“结婚快乐。”
  “其实这样不是挺好的吗,我们还能做朋友。毕竟因着我哥和龙哥,我们也不能闹的太僵对不对?”方博扯出笑容,掩饰自己心中的情感。
  “那你什么时候回去?”许昕强压下心中的悲痛,问道。
  “研讨会结束之后,你知道的嘛,我妻子一直在等我回去。刚结婚,我不想让他等。”
  有些东西似乎掉落在地,然后又被人无情踩碎。
  许昕听不到自己的心跳声了。
  
  
  许昕几乎是落荒而逃。
  他无法面对方博亲口说的不爱,他无法面对方博另有归属。
  甚至方博连多一秒也不愿看他,甚至方博在看向手中的戒指时,眼中是似曾相识的爱意。
  他蹲在路边,捂着脸,有泪水从指缝中流出。
  他突然又害怕方博在与他告别后会回头,把脸上的泪水抹掉,想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狼狈。
  他站起来,却发现方博早就走远,身旁竟无一人。
  他苦笑了一下,手往口袋里伸的时候,摸到了一个硬硬的盒子。
  那是一枚戒指,准确来说,是一枚已被他珍藏多年的戒指。
  这么多年来它一直静静的躺在柜子深处,直至今日许昕才把它拿出。
  那是他当年为方博的道歉,他本打算用这枚戒指带着方博远离是是非非,想告诉他其实一切远不及他重要。
  可是还没等到送出,方博早已离开。
  那枚戒指十分素净,远不及方博手上的耀眼灼目。那枚戒指的光芒,刺伤了他的心。
  所以,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许昕。他自嘲的想。
  “龙,我们今天得一起把他抬回去。”有一黑一白两个人渐渐走近。
  可是他却因眼中泪水模糊而无法看清。
  
  “大昕,听师兄一句劝,有些事,错过了就是错过了。”马龙看着正在灌酒的许昕,眼中充满忧虑。
  “龙你也别劝他,当时博儿在等了那么久他都无动于衷,他有今天是……”马龙用一个眼刀中断了张继科的话。
  “自作自受。”许昕接着把张继科没说完的话说下去。
  
  
  
  天知道方博用了多大的勇气才能说出那些话来。
  他自己心里清楚,他对许昕,到底是爱意战胜怨恨。
  他怨许昕当年相信张奕而不相信他,他发誓要在功成名就后回国,让许昕后悔。
  可那毕竟是少年意气,他怨了这么多年,无非也是因为爱。
  突然有电话响起,方博接听,就听到了雷哥的大嗓门。
  “博哥,我的戒指你老还记得吗?可别弄丢了。”
  “我不会弄丢的,小雨,你放心。”
  “你可千万要小心,我跟你说那戒指可贵了……小胖向我求婚后我都不舍得戴呢,就先让你戴上了。”周雨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委屈。
  “所以博哥你搞定那边的事情赶紧回来吧,不要多做纠缠。”
  “好,我会尽快回来的,不过如果科哥问起戒指的事情,答应我,你要保密。”方博闭起了眼,似有千斤重担压在前方,让他无法喘息。
  事到如今,他不得不承认,他还爱许昕。无论过去多少年,在他看向许昕的那一刻,他知道他对许昕的感觉,是恨多于爱的。
  只是他不会再有勇气回头了,因为他早就不再是当年那个一往无前,盛气凌人的方博了。
  但他还是不忍,不忍看到许昕眼中失望的神色,不忍看到许昕的颓丧,不忍看到他眼中的泪水。
  我爱的人,还是笑起来更好看,方博突然想起不知道在哪看过的这句话。
  是啊,许昕还是笑起来最好看。
  突然电话响起,还是熟悉的号码,张继科的来电。
  “你想不想看看许昕现在的样子?他现在喝醉的样子真丑。”张继科的声音里听不出什么情绪。
  “我听他喊你的名字都快听吐了,可惜龙不让我走。”电话里传来马龙的呵斥声,张继科没有在意,继续说:“所以……方博你觉得这样好吗?虽然我知道我不应该劝你,但是我觉得,许昕是真心喜欢你。”
  方博在国外多年宛如一潭死水的心此刻开始波澜起伏。
  “哥,我已经结婚了。哪怕是我没有结婚,我也不敢再跟他在一起了,你就当我懦弱吧,我没有勇气再来一次。”
  电话那边是一阵沉默,然后张继科的声音响起:“博儿,我只是不想让你痛苦。我不希望你后悔,我只是希望你幸福。你知道的,每一次我都可以拿命堵你赢,这一次我也赌你会幸福,无论你的抉择是什么。”
  “其实……方博,以你的个性,你愿意回来,也算是你给了你自己一次抉择的机会吧。”张继科很清楚,以方博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个性,真的想一刀两断,就不会回国了。
  “是,你说的没错。”方博知道到底瞒不过张继科。与其说他想回来让许昕看看现在的自己,更不如说他内心也是有渴望的,他也在赌,赌自己是否有胆量再回头。
  他依然是那个亡命徒,兜兜转转终究是意难平。
  
  
  
  
  “方博,我们可不可以不要因为这个事情吵架了。”许昕的声音里是极度的不耐烦,最近一系列的事务已经让他忙的不可开交,而方博的性子一上来,他的心里就更加烦躁。
  而且方博不知道为什么敌视张奕,在他的角度看来,方博闹得太过。
  他以前也在张继科口中听过方博的性子,但和方博热恋期的时候,他会觉得这一切都是甜蜜。
  可是现在,他却千方百计阻挠自己跟张奕来往,还说张奕对他不是朋友之情。
  可要是不是朋友之情,这么多年张奕为什么不说出口,他明明有很多机会的。
  可见是方博的戒备心太重。
  “许昕,这是我最后一次问你了,你……真的不愿意听我的吗?张奕真的做了很多你不知道的事。”
  “方博,我认识张奕的时间比你长,我想我会有自己的判断。”
  方博开始心灰意冷,他冷冷的开口:“那我们分手吧。”
  其实在现在的方博看来,以前的自己也并非没有错,他那个时候也过于幼稚,或许任性。
  可是他恨的是许昕没有在最后关头相信他。
  “方博你能不能成熟一点,分手的事等我比赛回来再说,我们都冷静一下好吗?”许昕很无奈,只能试图以拖延来挽留。
  方博说出分手的话之后就开始后悔,然后他想了想,点了点头。
  其实在恋情中的两个人都是需要成长的,都需要给对方空间和时间,只是当时的两个人都不懂。
  
  
  
  可是等许昕回来的时候,一切都变了样。
  他因为建模比赛要前往上海一周,因为跟方博约定好了要给对方冷静的机会,所以他并没有给方博打电话,也没有打听方博的情况。
  比赛结束的很顺利,许昕也如愿以偿的拿到了冠军。可是在他即将回程之前,接到了张奕的电话。
  “昕哥……我这边出了点小事情。我的论文交上去了,但不知道为什么却和另一个人的很相似,教授发现了,说这件事情要严肃处理。”他的声音听起来很疲惫,很不安。
  许昕相信以张奕的努力,他是不需要去抄袭别人的论文的。
  但是这个事情处理不好,可能会对张奕造成很大影响。张奕的家境不好,使得他只能通过不断努力去为自己争取机会,所以他相信张奕不会这样做。
  张奕问他:“昕哥,你……相信我吗?”
  “你说什么呢!我们从小到大的情分,我当然相信你。”
  他那个时候并不知道,原来张奕口中的那个人,就是方博。
  他也不知道,他说的这句话,竟会成为他和方博之间最大的障碍。
  他回到学校之后,发现这件事情并不是张奕口中的小事情,故事里的另一个主人公,是他的恋人。
  
  
  
  “我说……该不会方博真的抄袭了论文吧?没想到平时成绩这么好,也会抄袭。”
  “你怎么就知道是方博抄袭呢?方博平时虽然趾高气昂,但也不像是这种会耍手段的人……不过张奕就更加不像了。”
  “我听说,连方博的男朋友许昕都说他相信张奕了,我看这一次方博是真的抄袭了。”
  方博听到最后一句,不禁一怒,抓起那个人的衣领就问:“你说什么!许昕说了什么!”
  那个人也被方博吓到了,小声的说:“我……也是听张奕的室友说的,他说张奕告诉他的。”
  不能被挑拨……不能再怀疑许昕……方博努力的想让自己保持平静,但还是忍不住敲开了张奕寝室的门。
  张奕似乎等他很久了,还是那副人畜无害的模样:“博哥,你来啦。”
  方博冷着脸,眼睛也不看向他,然后开口:“你为什么抄袭我的论文?”
  “不为什么,为了让你看清许昕不是你的良人,博哥,我奉劝你离开他,你不听,你看他现在不还是不相信你吗?我说了,你们的感情抵不过我为他精心伪装十多年的友情。”
  张奕还在笑,那样的笑容让方博觉得恶心。
  张奕打开了一段手机录音,里面的声音方博熟悉无比,许昕说,这么多年的交情,他肯定相信张奕。
  方博的心在一瞬间堕入无尽深渊。
  只有他一个人在苦苦挣扎又有什么用呢?明明另一个人早就已经不愿意陪他越过沼泽了。
  他却还在等,在见张奕之前他还期待着许昕回来,还期待着许昕会帮他,他们会度过这个难关。
  他失魂落魄的离开,却在离开路上笑了起来。
  原来他还是一个人,没有同伴,没有恋人,没有父母。他还是那个被人遗弃在孤儿院里没人要的小孩。
  泪水慢慢滴落,周围的人都惊奇的看向他,可是他却一点都不在乎。
  他的心已经空了。
  他也不想再追究这件事了,本意是为许昕好,到头来却成了一个被人厌弃的怨妇。
  他抽泣着拨通了电话:“周雨……我可以到你这里来找你吗?最近事情太多了,想散散心。”
  
  
  他最后还是忍不住去找了许昕,他想只要许昕说相信他,他就会留下来。
  他看见了许昕犹豫的眼神,他看到了许昕迟迟不开口。
  他转头,嘲笑着自己的不自量力,嘲笑着自己居然还心存希望。
  把行李拖出来的时候还是被不少人看见了,不少人还在指指点点,认定他就是那个抄袭的人。
  是是非非,真真假假,他也不愿再追究了。他只能灰溜溜的逃跑,逃离这一切。
  
  
  
  “许昕,你听见了吗?别说我不帮你,这一次能不能追回来,就看你的本事了。”张继科拉着马龙的手,向酒吧门口走去。
  马龙还想回头把许昕扶起来,却发现许昕似乎就清醒了。
  “行了龙,他根本没醉,他只是想让我帮他。只有你才会相信。”张继科把马龙拉回来,然后报出了方博的航班号。
  “许昕,我送你一句话,也是送给我自己的一句话。所爱隔山海,山海皆可平。”
  “方博没有结婚,他在骗你。我让小胖给我发了张照片,照片里小胖带的戒指跟方博手上的,是对戒。”
  所爱隔山海,山海皆可平……许昕细细的品味这句话,然后渐渐的露出笑容。
  那笑容与那年他向方博表白时如出一辙。
  
  
  
  
  
  
  
  

  
  

评论(14)

热度(111)